首页 资讯 艺术 修身 健康 民族 国学 图片 视频 爱国 手机版
文学 文学 公益 大家 励志 故事 国学

回文诗:正读倒读都通顺,古人智慧了不起

来源:传统文化网 作者:吴镇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8-29
摘要:回文诗,顾名思义,就是能够回环往复,正读倒读皆成章句的诗篇,也称作“回环诗”,是我国古典诗歌中一种较为独特的体裁。
        回文诗,顾名思义,就是能够回环往复,正读倒读皆成章句的诗篇,也称作“回环诗”,是我国古典诗歌中一种较为独特的体裁。回文诗充分展示并利用了汉语以单音节语素为主和以语序为重要语法手段这两大特点,读来回环往复,绵延无尽,给人以荡气回肠、意兴盎然的美感。
 
       汉语是分析型语言,缺乏严格意义上的形态变化,这是产生回文诗的宏观背景;另外,古汉语没有标点符号,这让回文诗作表现的更加富有文学色彩。对于回文诗,不仅作者本人具有高超的文字驾驭能力,欣赏者也必须具备相当的底蕴才能领悟其美妙之处。
 
       回文诗读来回环往复、绵延无尽,给人以荡气回肠、意兴盎然的美感,颇有情趣;它体现了汉语文化的博大精深,蕴含着中华民族的深刻智慧,以及丰厚的人生哲理。一首诗从末尾一字读至开头一字,能够成为另一首新诗,这样的文字功力十分了得,这般“文才”不是什么人都敢“卖弄”的。
 
       有人把回文诗当成一种文字游戏,认为它完全没有艺术价值;实际上,这是对回文诗的误解。民国年代的学者刘坡公先生在1934年出版的《学诗百法》一书中就指出:“回文诗反复成章,钩心斗角,不得以小道而轻之。”当代诗人、语文教育家周仪荣先生曾经认为,回文诗虽无十分重大的艺术价值,但不失为中国传统文化宝库中的一枝奇葩。
 
       据记载诗歌中的回文体在我国晋代就已经形成,而兴盛于宋代。它有着“反复成章”之特点,其种类有很多,如“通体回文”“就句回文”“双句回文”“本篇回文”“环复回文”“图形回文”等。其中,尤以“通体回文”最难驾驭,有人把这种形式的回文诗称作“倒读诗”,认为它是回文诗中的绝品。
 
       例如,宋代大文豪苏轼(1037—1101)的《题金山寺》就是绝品中的绝品;该诗如下:
 
《题金山寺》
 
潮随暗浪雪山倾,远捕渔舟钓月明。
 
桥对寺门松径小,槛当泉眼石波清。
 
迢迢绿树江天晓,霭霭红霞晚日晴。
 
遥望四边云接水,碧峰千点数鸥轻。
 
 
      把诗句倒转来读也是一首完整的七言律诗:
 
轻鸥数点千峰碧,水接云边四望遥。
 
晴日晚霞红霭霭,晓天江树绿迢迢。
 
清波石眼泉当槛,小径松门寺对桥。
 
明月钓舟渔捕远,倾山雪浪暗随潮。
 
       该诗作者苏轼称得上是个“有趣的人”,这并不是说他的人生足够幸运,而是说他能够用一种非常豁达的智慧去面对生活中的种种不幸,让自己的人生显得精彩,不仅不那么苦大仇深,而且可爱有趣,《题金山寺》就是这种智慧的产物。
 
        苏轼被贬出北宋京城开封去杭州的路上,游览了镇江金山寺,并写下了这首著名的诗歌。他的诗的知名度远不如他的词,但这首诗歌的知名度却很高,主要是因为这首诗很神奇,用了很微妙的“回文”手法;在其妙笔下,正读的时候是千古绝唱,但倒过来还是千古绝唱。
 
       诗歌正读时,“江中的潮水一直奔向雪山之巅,远处的渔夫在明月下垂钓,只见远处的山上有无数的飞鸟,轻盈地飞翔着”;这是《题金山寺》沿着吟诵的时间所呈现的场景,描写了金山寺从午夜到清晨的景色,体现了黑暗过去后生命自由飞翔的无尽活力,以及由静到动的过程。
 
       诗歌倒读时,“鸟儿都飞走了,只剩下茫茫江波一直连着水边,普照万物的太阳也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明月在静夜中独自皎洁”;这是《题金山寺》呈现的真实场景,展现了金山寺从白天到黑夜的景色,体现了生机渐去、万物归静的过程。
 
      《题金山寺》是一首内容与形式俱佳的写景诗作,正读倒读意境不同,可看作两首诗。如果正读是月夜景色到江天破晓的话,那么倒读则是黎明晓日到渔舟唱晚。由于构思奇特,组织巧妙,整首诗顺读倒读都极为自然,音顺意通,境界优美,值得玩味。
 
       这首诗虽然只有56个字,但却蕴含着非常深刻的哲理,尤其是随着阅读和品读,所描写的景物和所体现的哲理截然相反,这也正符合了人们生活的本质规律,那一些得到与成长、失去与衰老之间相应的代价,所以这首妙趣横生和意境深邃的回文诗也成为了人们心中公认的佳作。
 
        又如,宋代诗人李禺写了首回文诗《两相思》,正读是思妻,倒读就变成了思夫,被誉为中国最奇特的诗;该诗如下:
 
《思妻诗》
 
枯眼望遥山隔水,往来曾见几心知?
 
壶空怕酌一杯酒,笔下难成和韵诗。
 
途路阳人离别久,讯音无雁寄回迟。
 
孤灯夜守长寥寂,夫忆妻兮父忆儿。
 
《思夫诗》
 
儿忆父兮妻忆夫,寂寥长守夜灯孤。
 
迟回寄雁无音讯,久别离人阳路途。
 
诗韵和成难下笔,酒杯一酌怕空壶。
 
知心几见曾往来,水隔山遥望眼枯。
 
       这首诗名为《两相思》,男子读的时候是丈夫在思念妻子的《思妻诗》,女子读的时候却成了妻子在思念丈夫的《思夫诗 》。一首诗读出两个意思,已经让人膜拜了,可是,清代文人朱杏孙写的《虞美人》词,可正读、倒读,调整句子后还能成为一首可正读、倒读的七言律诗。
 
       该词正读:
 
孤楼倚梦寒灯隔,
 
细雨梧窗逼。
 
冷风珠露扑钗虫,
 
络索玉环圆鬓凤玲珑。
 
肤凝薄粉残妆悄,影对疏栏小。
 
院空芜绿引香浓,
 
冉冉近黄昏月映帘红。
 
该词倒读:
 
红帘映月昏黄近,冉冉浓香引。
 
绿芜空院小栏疏,
 
对影悄妆残粉薄凝肤。
 
珑玲凤鬓圆环玉,索络虫钗扑。
 
露珠风冷逼窗梧,
 
雨细隔灯寒梦倚楼孤。
 
        把这首词倒过来读后,首句则变成了“红帘映月昏黄近,冉冉浓香引”,尾句变成了“露珠风冷逼窗梧,雨细隔灯寒梦倚楼孤”。韵脚变了,标点也变了,但仍是一首《虞美人》,整体的词意和意境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可谓十分高明。有趣的是,该词调整句子后,成了一首工整的七言律诗。
 
        该诗正读:
 
孤楼倚梦寒灯隔,细雨梧窗逼冷风。
 
珠露扑钗虫络索,玉环圆鬓凤玲珑。
 
肤凝薄粉残妆悄,影对疏栏小院空。
 
芜绿引香浓冉冉,近黄昏月映帘红。
 
       该诗倒读:
 
红帘映月昏黄近,冉冉浓香引绿芜。
 
空院小栏疏对影,悄妆残粉薄凝肤。
 
珑玲凤鬓圆环玉,索络虫钗扑露珠。
 
风冷逼窗梧雨细,隔灯寒梦倚楼孤。
 
       《虞美人》,无论是作词读,还是作诗读,正读也好,倒读也罢,句句珠圆玉润,字字工整稳妥.而且从诗词的对句,属性,平仄,韵律看,都是标准的诗词.找不出什麽毛病来.古人玩文字游戏,玩到如此炉火纯青,练达精妙的程度,实在少见!怎不叫人拍案叫绝!
 
       由上可见,作为中华文化独有的一朵奇葩,回文诗读起来回环往复,连绵未尽,让人回味无穷。经典的回文诗正读倒读都极为自然,音顺意通,意境优美,真是千古奇观,实在令人叫绝。读完它们,不由感叹,古人的智慧真是了不起,他们的文学造诣深不可测,中华民族的文化博大精深。
 
       最后指出的是,创作回文诗需要很高的文学素养、深厚的文学积累,方能做得精巧绝妙,令人赞赏不己!另外,回文诗在当代已经较为罕见;不过,偶尔读几首经典的回文诗,会令人情趣盎然,给人以美的享受。
 
       作者:吴镇  博士  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
责任编辑:翟娇娇
首页 | 资讯 | 艺术 | 修身 | 健康 | 民族 | 国学 | 图片 | 视频 | 爱国

Copyright © 2016-2018 中华传统文化网 鲁ICP备 16009085号 公网安备 37010302000620 号 | 技术支持:山东伯易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