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艺术 修身 健康 民族 国学 图片 视频 手机版
节日 风俗 建筑 姓氏 节日 文字 民族

元宵节因何繁华,又因何衰落?

来源:短史记 作者:杨津涛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2-20
摘要:近现代人对一个节日有多少重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有无假期及假期长短。没了假期,元宵节的存在感自然也就降低了。 文 | 杨津涛 今天是农历正月十五,中国传统节日元宵节。 历史上,它曾是中国人最盛大的狂欢节。 但在今天,与中秋、端午相比,元宵节已很少被
 
近现代人对一个节日有多少重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有无假期及假期长短。没了假期,元宵节的存在感自然也就降低了。
 
文 | 杨津涛
今天是农历正月十五,中国传统节日“元宵节”。
历史上,它曾是中国人最盛大的狂欢节。
但在今天,与中秋、端午相比,元宵节已很少被人关注,甚至可以说,它正趋向于消亡、更多地存身于日历之中。
元宵节因何繁华,又因何衰落?
桎梏里的昔日繁华
在古代,元宵节又称上元节、元夕节、灯节。
这个节日的起源,学术界存有很多争议。较为流行的观点认为,正月十五是一年中的第一个“望日”(即月圆之夜),所以古人很看重这个日子。汉武帝曾在这一天的晚上大张灯火祭祀“太一神”,道教、佛教在这一天也都有自己的法事活动。
至晚在隋唐时期,元宵节已经是民众生活中非常重要的节日。
古人重视元宵节,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元宵节期间,朝廷会解除宵禁,允许百姓夜间外出欢庆。
在平时,这些生活于城市中的百姓,除丧事、就医、婚嫁外,是被严禁在夜间无故出行的,违者将被处以笞刑。很多古代演义小说,将夜间故事设定在元宵节(如《水浒传》写了清风镇、大名府和东京三个地方的元宵节),正是这个缘故。
元宵节期间,民众可以突破高低贵贱的界限,上街观灯猜谜,自由游玩。平日困居家中的女性,也有了难得的外出机会。北宋名臣司马光居洛阳时,某年元宵节,其夫人想要出外看灯,司马光问:“家中点灯,何必出看?”夫人回答:“兼欲看游人。”司马光只好无奈自嘲:“某是鬼耶?”因为女性在这个节日里可以出门,元宵节也就很自然地成了青年男女们难得的相会之期。
至晚在宋朝,已有元宵节吃汤圆的习俗,当时叫做元子、水团、团子或者圆子。汤圆的“甜咸之争”大概始于清末,《清稗类钞》里说,“汤圆”是南方人的叫法,“北人谓之曰元宵,以上元之夕必食之也……有甜咸各馅”,也有没有馅的。
 
对皇帝和朝廷来说,元宵节则是一个展示“太平盛世”的重要舞台。
宵禁的目的在于治安维稳,开放宵禁则意味着朝廷在执政方面拥有自信。为了彰显这种自信,很多皇帝喜欢下令延长“元宵假期”。
比如,唐玄宗规定,正月十四日至十六日,连续放假3天;宋太祖追加了十七、十八两天,使假期多至5天;到了明代,朱元璋下令,从正月初八至十七日“放灯十天”,大大超越了前代帝王,朱棣又将之制度化,下旨命朝廷在这十天里停止办公,“自正月十一开始,其赐元宵节十日百官朝参不奏事,……听军民张灯饮酒为乐”。
除了放假,皇帝们也喜欢在元宵节搞各种活动,来欢庆盛世。
隋炀帝爱好放灯,曾经“于端门外,建国门内,绵亘八里,列为戏场”,招待所谓的“万国来朝”之人,“大列炬火,光烛天地”,炀帝还喜欢在元宵之夜登楼观景,赋诗自赏。
唐玄宗也喜欢用蜡烛来放灯,把皇宫弄得与白昼一般无二,还命宫中工匠制作了12间高150尺的灯楼,“悬以珠玉、金银,每微风一至,锵然成韵”,极尽奢华之能事。
北宋的皇帝们,会在正月十五、十六两天,公开出现在宣德楼上观灯,让御街两旁的百姓有机会见到天子真容。清朝皇帝,则会在元宵节这一天,召集蒙古外藩、内外大臣等观看歌舞,3000名舞灯者一边唱着“太平歌”,一边排列出“太平万岁”四个大字。
 
地位衰落之因
进入民国后,元宵节的地位开始急骤下降。
原因并不复杂。
首先,进入民国后,除了特殊情况,已不存在宵禁。
古人的夜生活权利因为宵禁被极大压制,所以元宵节成了一个难得的“合法狂欢”之机。宵禁既除,元宵节“夜游”的珍贵性,自然也就不复存在。此外,社会日趋开放,男女交往有的是机会,也无须再待元宵节。
其次,民国政府不再需要借元宵节来展示“太平盛世”,相反,他们有了一种新需求:通过拥抱公历节日,来彰显自己正在拥抱现代文明。
辛亥革命后,南京临时政府推行新历,曾将元宵节定在公历1月15日。南京国民政府建立后,也视旧历为“迷信”象征,于1928年颁布法令,在全国废除旧历,使用新历,旧历节日被禁止。法令要求:
“除国历规定者外,对于旧历节令,一律不准循俗放假”,“将一切旧历年节之娱乐宾会及习俗上点缀品、销售品,一律加以指导改良,按照国历日期举行”。
废除旧历节日,导致民众假期不足,国民政府遂决定“移置”节日,规定“除中秋外,将旧历节日,一律改用国历月日计算”,如国历1月1日为元旦、15日为元宵节。旧历元宵节,沦为了“非法节日”。
当然,这些法令并不足以真正约束民众不让他们过旧历元宵。除了政府机关和公立学校,很少有民众理会新历元宵节。如社会学家潘光旦所言:
“阴历废除了,但是阴历的习惯,依然和我们同在。过节、过年,种种习惯,和阴历未废以前,真是一般无二,在推行阳历不力的北方,固然如此,在政令所出的南方也未尝不如此。”
新法令中,真正对旧历元宵节造成巨大伤害的,是“一律不准循俗放假”。
近现代人对一个节日有多少重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有无假期及假期长短。没了假期,元宵节的存在感自然也就降低了。一如民国苏州作家周瘦鹃所言:
“(民国的)元宵的盛况虽已不如前代,但因欢度春节,余兴未尽,仍要狂欢一下。”
元宵,已从中国人最盛大的狂欢节,退缩为春节的“余兴”。
 
参考资料
①李曼:《唐代上元节俗的历史考察》,陕西师范大学2014年。
②彭恒礼:《狂欢的元宵——宋代元宵节的文化研究》,《开封大学学报》2006年第3期。
③陈熙远:《中国夜未眠——明清时期的元宵、夜禁与狂欢》,《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75本,2004年6月。
④江玉祥:《元宵节俗》,《文史杂志》2012年第2期。
⑤陈佳:《文史视野下的元宵节俗》,《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12期。
⑥邓云乡:《旧京散记》,江苏文艺出版社2006年,第245、246页。
⑦周瘦鹃:《拈花集》,上海文艺出版社1983年,第125、126页。
⑧秦永洲:《中国社会风俗史》,武汉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235页。
⑨(日)小野寺史郎著 《国旗、国歌、国庆 近代中国的国族主义与国家象征》,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第246—269页。
责任编辑:崔娇娇
首页 | 资讯 | 艺术 | 修身 | 健康 | 民族 | 国学 | 图片 | 视频

Copyright © 2016-2018 中华传统文化网 鲁ICP备16009085号 | 鲁公网安备 37010302000620号| 技术支持:山东伯易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