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艺术 修身 健康 民族 国学 图片 视频 手机版
故事 文学 公益 大家 励志 故事 国学

刘一明祖师传(二)

来源:中华传统文化网 作者:贾来生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4-08
摘要:离开了潮音寺后,刘一明向西南行去。一路上风餐露宿,只为访求高道,以求健康之术,了却性命大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刘一明决心去拜访人们传颂已久的龛谷峡樊仙人。 龛谷峡在榆中县。榆中县城历史悠久,从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起就有建治。龛谷

离开了潮音寺后,刘一明向西南行去。一路上风餐露宿,只为访求高道,以求健康之术,了却性命大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刘一明决心去拜访人们传颂已久的龛谷峡樊仙人。

龛谷峡在榆中县。榆中县城历史悠久,从秦始皇三十三年(公元前214年)起就有建治。龛谷峡位于今天叫小康营的地方。龛谷峡传说有位仙人,俗姓樊,原籍广东。樊仙人是陕西汉南白石镇梁“仙人”的弟子,乃全真教龙门派第十代传人,序号为“清”字辈,当年已有八十岁高龄。

刘一明经过翻山越岭,长途跋涉,终于来到了龛谷峡。这是刘一明初次来到龛谷峡,抬头一看,龛谷峡的宫观虽然不大,但却建造的颇为精致,殿堂庭院,干干净净,让人顿生清净之感。

龛谷老人正在静室修炼,道童进去通报之后,刘一明足足等了两个多时辰,才见一位高大硬朗、枣红方脸、白须飘飘的老人柱着拐杖慢腾腾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刘一明对老人行了大礼,介绍了自己,说明想跟老人潜心学习,炼就金丹大道的心意。老人打量了他一下,然后说道:“我一个出家人并没什么金丹大道,你还是先住下再说吧。”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龛谷老人传真法

龛谷山色(资料图)

刘一明就这样住在了山上的静室里面,认真阅读自己随身带着的《周易》、《道德经》等书。每天天亮即起,帮助伙房拾柴做饭,洗锅刷碗,接着读书,思考其中要义,然后静心炼功,气运丹田。他人虽瘦弱,但很勤快,终日不闲。

就这样过了个把月,还是不见老人接纳他,为他举行传度仪式。刘一明并不气馁,他知道金丹大道得之不易,师父收徒自然严格。为求大道,再苦再累也要承受。

历史上很多人为了求得真理、拜师求艺,都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之苦。当年,禅宗二祖神光听说达摩祖师住在嵩山少林寺,决心前往拜见。而达摩正在面壁,无暇与之交谈。

时值腊月初九,天降大雪,神光在寺外坚立不动,到天明时积雪过膝。达摩祖师见状心中怜悯,问道:“你久立雪中,所求何事?”神光说道:“只愿和尚慈悲,为我传道。”达摩祖师仍有些迟疑,犹疑神光只是一时冲动,难以持久。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龛谷老人传真法

慧可求法(资料图)

神光知道祖师心思,就取来一把利刃,自断左臂。达摩祖师见他决心如此之大,知是“法器”,便悉心为他传道,并改其名为慧可。于是,神光就成为禅宗第二代祖师。

刘一明心里想到:古人求道,无不历尽千难万险,忍常人所不能忍。我资质尚不及前人,自当勉励!

刘一明的一举一动,龛谷老人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一方面想观察考验刘一明,另一方面又想磨炼刘一明的性子,日后成就刘一明的大业。过了一段时间,樊仙人见刘一明品行端正,勤奋好学,才为刘一明举行了非常隆重的传度仪式。

按照全真龙门派字号,第十一代起法名为一明,道号悟元子。这道号就是要提点刘一明注重明道,明白人生要事莫过于性命双修,而金丹修炼的要旨在于保本还元。后来,刘一明又自号素朴子、被褐散人。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龛谷老人传真法

隐居洞府(资料图)

刘一明随师学习了一段时间后,有一天,樊老人问刘一明道:“你在道门这些年都有什么收获?”

刘一明说:“早年我在四川碰见了彭道士,他教了我开天功。后来到陕西又见到了王道人,他教了我清静功。炼功时间一长,就能感到有一股气流流遍全身,神清气爽,并且能隐约感觉几日吉凶。”

樊老人顿了一下说道:“这是静养后天识神的事,一个人只要专心致志,时间长了,也能决断疑惑,通达事理,你不要过份迷恋。因为,它与性命大道两不相涉。性指作为人的意识活动基础的元神,可以增进大脑的智慧,提高一个人的灵性;命指作为人体生命物质基础的精和气,可以增强人的体质,减少疾病,你如果以次为主,不明白这些道理,那会妨碍你成就大道的。”

老人又问道,“你平时都看了些什么书呢?”

刘一明详细汇报了他这些年所看的三教九流、艺文医学之类的书。老人批评刘一明看的书太杂。有些书以假为真,尽是虚妄。老人从一堆经书中给他挑出了三本书:东汉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薛道光注解的北宋张伯端的《悟真篇》、包含许多金丹修炼内容的神话小说《西游记》(传为丘处机祖师所作),然后讲道: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龛谷老人传真法

《周易参同契》(资料图)

“这三本书是初学者的修真指南,是丹经中千真万确的揭示奥秘的大作,你可要潜心研究。其它书籍,真假混杂,邪正相杂,例如,王邦叔托张紫阳写的《玉清金笥录》、无名氏借尹真人之名作的《性命圭指》。”

“更有甚者,如彭好古把《悟真篇》解释成为女丹功法,无瑕子把《敲爻歌》解释成搬运功夫。经书以及后人的经书注解中伪杂的东西很多,如果不分真假,乱看一通,不但浪费年华,而且易形成错误的成见。开卷未必有益,一明你要慎重啊!”

刘一明感到老人所说很有道理,面对万千道书,有必要有所选择。按照樊老人指点,他连夜攻读,恨不得立刻参透丹道奥秘!一日夜里,当读到《悟真篇》的一段文字时,刘一明感到原来紫阳真人当年也面临过和他一样的问题,两人感同身受。《悟真篇》的《序》写道:

“仆幼亲善道,涉猎三教经书,以至刑法、书算、医卜、战阵、天文、地理、吉凶、死生之术,靡不留心详究。惟金丹一法,阅尽群经及诸家歌、诗、论、契,皆云:日魂月魄,庚虎甲龙,水银朱砂,白金黑锡,坎男离女,能成金液还丹,终不言真铅真汞为何物色。不说火候法度,温养指归。

“加以后世迷徒,恣其臆说,将先圣典教,妄行笺注,乖讹万状。不唯紊乱仙经,抑亦惑误后学。仆以至人未遇,口诀难逢,遂至寝食不安,精神疲悴。虽询求遍于海岳,请益尽于贤愚,皆莫能通晓真宗,开照心腑。”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龛谷老人传真法

龛谷山壁(资料图)

这段文字的意思清楚明白,张伯端在年轻时就追求大道,读了许多三教经书,细心深究。只是涉及到金丹法门时,书上都只是说“日魂月魄,庚虎甲龙,水银朱砂,白金黑锡,坎男离女”。张伯端怎么读都不知道铅汞究竟是什么东西,更加困难的是运气的火候法度,如何保持温养,实在难以掌握。

加上后世有些注家是越注越乱,放任自己胡说,将先辈圣贤的教诲,妄加笺注。这样不仅将仙经思想搞乱,而且也迷惑而耽误了后学。张伯端就曾经因为没有遇见高人,未获秘诀,因而吃不好饭,睡不好觉,身心极其疲惫。

刘一明读到这些,能不感动吗?读书就是读者与作者的一场跨时空的精神交流。在茫茫寒夜之中,刘一明寻找到了精神知己。共同的生活经历、共同的命运遭遇、共同的情感体验,将两个不同时空的人的心,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刘一明和张伯端,面对着同样的问题,那就是,他搞不懂炉鼎,药物、火候、烹炼、乾坤、坎离这些丹经概念的真正内容,特别是火候更难以把握。为此,他也是寝食不安,身心疲惫了!他带着满腹的狐疑向樊老人郑重请教,老人喝了一口茶,慢慢地给他讲道:

“一明啊,这炉鼎本是外丹烧炼金银的器具,当然在我们内丹里面,指是就是身体。《参同契注》说道:‘乾坤,谓鼎器也,乾为上釜,坤为下釜。’乾坤指的就是我们炼功的身体,头为天为乾,腹为地为坤。”

“至于药物,不是外丹的烧铅炼汞,而是我们身体里的精气神。问题是,药物有先后天之分,我们的方法要把后天的精气神,返归先天,才能成就圣道。”

“这里面最难以把握的就是掌握阴阳变化数量的火候了,这个不是我在这里说了你就能马上体验到的,要靠一个人的灵性悟性,五行颠倒,逆而返还,火候操持,还须你慢慢地把握啊。”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龛谷老人传真法

清修道士(资料图)

刘一明非常感激地点了点头,目光中充满了期待,只见老人喝了口茶,又说到:

“儒释道三教殊途而同归,道通为一,百川归海,最终都要使人明道成圣,超脱凡俗,打破那些世俗中有害性命的东西。儒有精一之道,道有得一之道,释有归一之道;儒有存心养性之学,道有修心炼性之学,释有明心见性之学;儒有道义之门,道有众妙之门,释有方便之门,溯源穷流,三教一家啊,你要广泛阅读,细心体会。”

今天樊老人心情特别好,又给他分析了四象五行之因,历数了种种旁门左道的不是,澄清了一些杂经的虚妄,要他必先穷理,不断地扩充见识。刘一明心里想道:“怪不得人们说老人‘时而儒服,时而道冠,人莫能测’,师父的确是贯通了三教。”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龛谷老人传真法

山林修行(资料图)

刘一明是个好学生。他认真听樊老人的教导,居住在龛谷峡的靠山静室之中。按照老师所说,白天黑夜地读书,细细地品味。时间飞快地过去,山后那青青的树叶变黄变枯,然后随风飘下山谷,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抖擞在大西北萧瑟的寒风里。

长时间的读书和修炼,刘一明却感觉不到明显的效果和功法的长进,急得他睡不好觉,吃不下饭,口舌上火,忧心如焚。这一切自然没有逃出樊老人的眼睛。

一日午后,樊老人看见刘一明,问道:“最近读书有何悟?”

刘一明道:“没有。”

老人说:“圣贤的心法,不在文字中,其义俱是言外之意,功夫在诗外!一个人不得真诀,只能枉自猜量,古人说,高人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如果不遇高人指点迷津,如何能大彻大悟呢?山后新营镇上有个‘疯子’叫田道人,饥寒不畏,生死不怕,看来是个修炼高人,你何不去一拜呢?”

就这样,刘一明奉命去山后新营镇向田“疯子”学道。在龛谷峡住久了,下得山来,刘一明一下子就感到了新营镇的热闹。新营镇地处榆中县的南部,是通往狄道(今临洮)的咽喉。

宋代西夏王李元昊在那里修筑了瓦川会城,雄伟壮观。到了乾隆年间,新营是榆中四大集镇之一,附近集镇的商品粮都被“脚户”运到此地出售。经济发达,市场繁荣。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出家在家两难全

古代集市复原图(资料图)

有烧石灰买钱的,有用水流落差修成水磨加工米面的,还有许多铁匠、石匠、木工作坊和杂货商铺。山西、山东、安徽、河南、四川、陕西、宁夏、青海、新疆等省的商人都有来到榆中县城和新营镇一带。

只是,刘一明无心游玩,一心慕道,到处打听田道人、田疯子,终于在城门口的墙根下,见到了一个蓬头垢面,衣着破烂,光着脚躺在阴冷处的乞丐。路人告诉刘一明,这个乞丐就是田疯子。

刘一明到镇上店铺里买来热气腾腾的酥油饼,跪着递给了田疯子。田疯子毫不客气,伸出一双脏兮兮的手,翻身笑着夺过食物,一番狼吞虎咽。吃饱之后,田疯子这才问道:“你从哪里来?”

刘一明说“从龛谷峡来。”

“来有什么事?”田道人说。

刘一明回答道:“我是向您求教性命丹道的事的。”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出家在家两难全

生活在我的眼中,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资料图)

田道人大笑道:“我是一个疯癫之人,会有什么丹道?生活在我的眼中,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我只是日图三餐,夜图一眠,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若是问性命之事,恐怕只有回去问你师父了!”

刘一明问了三遍,每次都这样回答。刘一明泄气了,心想:我看这人是个真正的可怜疯子,哪里有什么性命大道!一个人悟道是要受常人所不能受之苦,可也不是生活中最能受苦的那个人就能成圣成道。苦难是生活的老师,可这也不见得对任何人、在任何条件下都适用。

他就这样回来告诉了樊老人,只见老人说道:“此人虽然自称是个不知道者,但是他能保持自己内心清静,无情无欲,从而元神不失。只是不能修炼形命精气,善度众生,这就难以延年成真了。”

刘一明听了樊老人的一席话,从田道人的行迹中明白了修道中有所为和有所不为的道理。在山上继续读了一阵子经以后,又辞别老人,出外云游了。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出家在家两难全

辞别老人,出外云游(资料图)

他先到靖远打拉池,又云游到了十方丛林龙凤山。龙凤山上庙中挂单的道士来自四面八方。道士们聚在一块,经常各执己见地争论内丹之道。有的说,炼精化气是气逆上泥丸宫化为津液,再入口腔所成金丹;有的说,金丹是吸取自然界氤氲之精华,综合灵芝等仙草而炼成的;有的说,只要聚精会神长时间地以气贯通前后任、督二脉,便可成丹;有的则提倡男女双修采战阴阳互补成丹。

来自各地的道士,各自有师承。一个说北派全真道法是道门正宗,一个说南派功夫历史悠久效果显著最了性命……天天争论不休。每个人都像那些摸象的盲人,明明只抓住了大象的一部分,却声嘶力竭地宣称自己所摸的就是真正大象的整体形象:摸着尾巴的说大象像一根绳子,摸着腿的断定大象像一个柱子,摸着耳朵的声称大象是一把扇子……

生活中,我们其实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在真理的名义下争论不休的。刘一明已经读过不少经典,加上经过樊老人的指点,他不认同这些以偏概全的夸夸其谈。他认为这些偏执之徒,如此评价丹道跟诽谤又有什么两样呢?他听了之后写诗《叹学人不会意》道:

大道本无言,借言演道源。

有言犹不会,何况绝言宣。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出家在家两难全

道人多执相(资料图)

他庆幸自己幸遇名师,苦读原典,不然就会被门户之见蛊惑,虚度一生,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懊悔。后来,他在诗歌《叹修道不识真》中说:

释子每观空,道人多执相。

具此相空心,总非那个样。

离开龙凤山后,刘一明又来到他初次云游落脚的靖远开龙山潮音寺,叩谢神恩浩荡。在潮音寺挂单数月后,刘一明又云游到了宁夏戈壁的海原县。就在海原县云游的时候,刘一明意外地在途中同老父亲会面。此事改变了刘一明寻师访道的轨迹,也为他后来修道弘道的成功打下了基础。

这一天,艳阳高照,白花花的阳光晒得宁夏的戈壁滩闷热无比。沙漠地区的气候是“早穿棉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他一个人热得晕晕糊糊,在一个叫米粮川的荒原上走着的时候,从他旁边经过一辆马车。那马车没走多远又急驰而回,扬起一阵尘土,在他面前嘎然而止。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出家在家两难全

荒漠之中,踽踽独行(资料图)

只听见马车上有人喊着他的名字,“万周,万周”。刘一明心中一惊,这声音似乎十分熟悉!原来喊他名字的人,是他父亲在狄道开的药店的李管家。刘一明朝车上看去,更是大吃一惊!

只见他的父亲铁青着脸,下车走到他跟前,眼睛直直地望着他。此时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紧张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突然,父亲老泪纵横,刘一明赶紧双膝下跪,李管家也不知所措,赶紧装了一锅水烟点着,颤抖着递到刘一明的父亲的手里。

过了好大一阵子,刘一明的父亲转过身来,对刘一明说道:“万周啊,万周,你让我们找得好苦啊!我怎么说你呢,你都是一个当了父亲的人了,该理解我这个当父亲的苦心了吧!”

读者们,你们能想象这一幕吧。在几乎寸草不生的戈壁滩,在茫茫大荒原上,站着一个衣着考究、略显臃肿,头发与胡须已经花白的老者,前面却跪着一个足登云履、头戴道巾、身穿道袍的中年儿子,旁边还有一个毕恭毕敬的管家。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出家在家两难全

受戒出家(资料图)

我们自然会联想曹雪芹在《红楼梦》最后描绘的一个极其相似的场面。贾府树倒猢狲散之后,贾宝玉跟着一僧一道离开了。在贾政送贾母的棺柩回金陵的途中,于一个阴冷的茫茫雪天,贾政认出了跟随一僧一道经过的宝玉。

贾政仰天大哭道:“儿啊,原来你是上天派来投胎转世的,害得我和老太太白白疼爱了你十九年……”此情此景,何其相似。这是一个悲壮的场面,它彰显了一种无上的崇高。

你想能不悲壮吗?一个从小认真读书,被当作全家希望的乖乖仔,中年突然抛妻弃子、离母叛父,不吭一声地离家出走。这个乖乖仔一去数年,杳无音信。诸亲好友、街坊邻居,会有多少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而乖乖仔的父亲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乡绅富商,这个老脸往哪儿搁?

再说,小孙子还等着父亲教诲,年迈的二老还等着儿子来养老送终。特别是自己富而不贵,光宗耀祖的梦想还等着这位乖乖儿子来圆满呢!万般悲情都瞬间定格在这荒原上的一站一跪之中!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出家在家两难全

荒漠商队(资料图)

你想能不崇高吗?刘一明已经看破红尘,接受传度,选择走上当时在北方盛行的全真道信仰之路。全真道按祖师遗训,必须出家,抛弃七情六欲的世俗生活,过住观生活。这样,出家和在家不能两全,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刘一明是个有文化、懂得社会的人,他喜欢自己活泼可爱的孩子,他尊敬生养自己的父母,也珍惜夫妻的感情,可是选择了一条不归的人生之路,一路走去,义无反顾!这在世俗人眼中看来能不悲壮吗?其觉悟能不崇高吗?

人生有得必有失。戈壁滩上这一幕,正好说明了刘一明为探求性命大道和生命真谛的决心和感情!惟其两难,更是弥足珍贵。“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是屈原的写照,也是像刘一明那样,历尽了千辛万险,苦苦追求性命真谛的人的写照!

在戈壁沙滩上与父亲不期而遇以后,刘一明随父亲回到了巩昌药店。过了一个多月,刘一明又在众人的监视中,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乾隆二十年(1755年)和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刘一明又两次回到龛谷峡拜师求艺了。

乾隆二十年,刘一明回到了龛谷峡。

樊老人问刘一明:“这两年你都去了哪里,你的丹道功夫有什么长进吗?”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修道需先行人伦

父母在,不远游(资料图)

刘一明细述了他云游龙凤山和开龙山,途中遇到父亲以及回巩昌之家的事情。刘一明对师父实话实说,可樊老人认为刘一明尘缘未决,有点不高兴:“一个人孝养父母的责任不能不尽啊!你既然去了如何又回了呢?”意思是要刘一明回家去孝顺父母。

刘一明听了,赶紧解释道:“人间世事,变化无常。父母亲情,固然天责,但是,我的求道之心是坚决的,修道炼养才是我人生之本。师父,只是我一直不得要诀,内丹功法不能进步,难以更上层楼,这又该如何办呢?”

刘一明对师父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期待老人能赐以教诲,在修道炼养中立竿见影。樊老人沉呤了一下,说道:“一明,你正道直行,勇猛精进,慕道心切,为师是知道的。我相信你的品行,今天,我就把几十年来修炼所得的保身之术传给你,希望你日后能成就道业,光耀道门。我说完了,你就先回家去,先尽了人伦孝道的责任,再慢慢的潜心练习,你看如何?”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修道需先行人伦

成就道业(资料图)

刘一明心中大喜,说道:“谢谢师父的恩德!尊师之言,一明我怎敢不从!”

樊老人说道:“人们常常说乌龟长寿,乌龟能活千载有余,原因就是乌龟能潜伏着慢慢的吸气和吐气,让气缓缓地吸进和吐出。人们如果能像乌龟一样呼吸,定能延长寿命。这叫灵龟养气之功,是一个人修炼时调节运气的基础。我今天就把整个过程和关键的秘诀传授给你。”

说完,老人看着周围无人,就亲自给刘一明演示了吐纳的过程,秘授了口诀。然后老人叮嘱道:“得了手,闭了口,千万不可轻易泄露。如果轻易泄露,老君是要惩罚你的。”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修道需先行人伦

灵龟养气(资料图)

刘一明得了秘诀,心中高兴,遵照师父的叮嘱,很快就回到了山西曲沃的老家。一路上,刘一明想到自己以前也知道灵龟养气之法,可是那时自己坠入了“日魂月魄,庚虎甲龙,水银朱砂,白金黑锡,坎男离女”的文字怪圈,却并不知道从气流的强弱控制以及运气的部位考虑。

中国古代社会的技艺传承,常常有门户观念。有些徒弟跟师傅学了大半生,还是空手而归,这也实属平常。至于道门丹法的传承,一方面派系众多,另一方面各门各派又秘而不宣。一些丹道典籍,总是借用比喻象征的手法,笼笼统统,含蓄迷糊,让人无法洞察其真。正如张伯端所说:

“今之学者,有取铅汞为二气,指藏府为五行,分心肾为坎离,以肝肺为龙虎,用神气为子母,执津液为铅汞。不识浮沉,宁分主客?何异认他财为己物,呼别姓为亲儿。又岂知金木相克之幽微,阴阳互用之奥妙?是皆日月失道,铅汞异炉,欲望结成还丹,不亦远乎!”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修道需先行人伦

紫阳真人张伯端(资料图)

紫阳真人的意思就是说,由于丹经常常使用比喻,晦涩难懂,很多学者把比喻所实指的概念的对应关系都搞错了。于是,这些人既谈不上能分出主次,更谈不上了解金木阴阳五行的奥妙。其结果就是丹道理论南辕北辙,离开真道越行越远。

道教修练功法不只是一种理论修养,而且是一种操作实践。光是阅读经典,没有名师指点,一旦误入畸境,就会走火入魔。轻则致残,重则亡命。因而,刘一明心中更加感激樊老人能把秘诀亲口传授给他。

回到家里,刘一明除了侍奉母亲,照顾妻儿外,每当夜深人静、无人打扰的时候,他都会坚持炼功。他挑选了一间静谧的房子,白天仔细阅读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葛洪的《抱扑子·金丹篇》,陶弘景的《合丹药诸法式节度》、《集金丹黄白方》、《太清诸丹诸要》、《炼化杂术》等丹经著作。晚上则加紧炼功,潜心操作,谨慎把握气流火候。

经过对证丹经和实践操作,刘一明发现樊老人所述的功法确实比他之前修的清静功要高深许多,效果也颇明显。修炼时间长了,刘一明也达到了“虽千万人在前,不能妨其事;虽终日应事接物,不能乱其心”的极静境界。

刘一明祖师传丨吾将上下而求索之修道需先行人伦

御白鹤兮驾龙鳞,游太虚兮谒仙君,录天图兮号真人(资料图)

不过,樊老人所授的也只是全形之道,并非延命之术,还达不到魏伯阳所说的“御白鹤兮驾龙鳞,游太虚兮谒仙君,录天图兮号真人”的美好境界。

过了一年,即乾隆二十一年,刘一明第三次来到了龛谷峡,再次向老人求教丹道的一些细微而重要的地方。老人又给他讲了药为精气神,气分先后天,先天精气神是内药,后天精气神是外药等道理。

老人强调药虽然是从外界吸收来的,但丹却是自己内在炼制的。末了,老人给他讲道:“丹道炼养就是从后天回返先天。先天之气是从道中来的,无形无象,恍兮惚兮。《道经》说有生于无,所以先天祖气自虚无中来。你要,细心体察。当然,细心穷理丹道之术,仍然必须先尽人事。”刘一明对此似懂非懂,内心的疑团并未冰消,只得怏怏而回山西老家。那一年,祖师二十三岁。
 

责任编辑:张晓彤
首页 | 资讯 | 艺术 | 修身 | 健康 | 民族 | 国学 | 图片 | 视频

Copyright © 2016-2018 中华传统文化网 鲁ICP备16009085号 | 鲁公网安备 37010302000620号| 技术支持:山东伯易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