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艺术 修身 健康 民族 国学 图片 视频 手机版
地理 儒家 释家 道家 产业 历史 地理

成都与巴黎 世界文化名城的共鸣

来源:成都晚报 作者:传统文化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27
摘要:阳关灿烂的周末,成都白领蔡志红带着9岁的女儿来到成都东郊记忆音乐公园。在这座承载了成都工业时代记忆的遗迹公园里,她和喜欢艺术的女儿区粤珊可以欣赏到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60位(组)艺术家最新创作的上百件世界顶级当代艺术作品。他们能如此近
 
 
 
 
 
 

  阳关灿烂的周末,成都白领蔡志红带着9岁的女儿来到成都东郊记忆音乐公园。在这座承载了成都工业时代记忆的遗迹公园里,她和喜欢艺术的女儿区粤珊可以欣赏到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近60位(组)艺术家最新创作的上百件世界顶级当代艺术作品。他们能如此近距离感受前卫艺术带来的震撼与思考,源于由法国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毛继鸿艺术基金会和成都传媒集团联合主办的成都·蓬皮杜:“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正在这里举行。

  法国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在国际上颇负盛名,建于1969年,以当时的法国总统乔治·让·蓬皮杜的名字命名,由理查德·罗杰斯等著名建筑师设计建造,其本身就是一件20世纪的艺术杰作,与卢浮宫、奥赛博物馆并称为巴黎三大艺术博物馆。最新、最酷、最前沿,这场从巴黎延伸至千里之外的成都的顶级艺术盛会,让正在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成都,再次受到国际瞩目,也让有着相同气质的两座城市,有了更深层次的联接。作为全球最具代表性的现当代艺术博物馆之一,蓬皮杜为何选择将它的重要展览项目“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第二站设在成都?又产生了怎样的成都效应?……

  “艺术的诞生地”

  法国蓬皮杜

  最负盛名的文化艺术中心之一

  法国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由钢管和玻璃管构成,外墙布满五颜六色的管线和钢铁桁架:蓝色是空调排气系统、黄色是电力系统、绿色管道控制水管。在一条条巨形透明的圆筒管道中,自动电梯忙碌地将参观者送往各楼层。整个建筑物像一个正在建设中的工地,盘踞在巴黎典雅秀美的古建筑群中,有人戏称它为“市中心的炼油厂”。不过,这座“古怪建筑”,却是当今世界最负盛名的文化艺术中心之一,包括公共资讯图书馆、法国现代艺术博物馆与声学、音乐研究协会以及众多的展览厅、商店、餐馆和电影院等。开架式图书馆位于第三层和第四层,藏书量极大,资料片、录像片和CD应有尽有,仅外语磁带就有130种语言。图书馆平均每天接待1万人次以上,借阅免费,是当地人最常去的公共图书馆。

  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收藏了十万余件艺术品,在这里,可以欣赏到许多匪夷所思的现代及后现代艺术作品,例如艺术史上的名作:塞尚的《带胡须的蒙娜丽莎》,以及波普艺术先锋马歇尔·雷斯的部分作品。“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是一座非常大的艺术宫殿,是现当代艺术作品最大的博物馆。它收藏了全世界各地各种流派的艺术作品,还有30万卷书籍,20万张幻灯片以及1.5万个微缩胶卷。”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全球宣传及合作伙伴总监Benoit介绍说。

  法国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于2016年创立“全球都市”这个专注于全球展览及艺术研究实践的平台,这项被称为“雄心勃勃”的创新计划荟萃了世界各地众多艺术家的精彩作品。2017年,首届“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在巴黎举行。总策展人凯瑟琳·魏尔说,“蓬皮杜国家艺术中心不仅仅是一个美术馆,它是一个有关于当下生活以及各种类型的艺术的集合,它还是艺术的诞生地。”

  漂洋过海来成都

  让两个气质相近的城市

  进行探索合作

  今年,蓬皮杜毅然决定将“全球都市”项目的第二届国际艺术双年展落户成都。成都·蓬皮杜:“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是“全球都市研究实践的扩展与延伸,依托成都的城市概念,通过各式各样的数字作品、装置艺术、摄影和视频影像,创建一个引人深思的模拟城市,并借此构想如何发挥智能技术和生态智能的新路向,不断推进社会价值。“城市现在的发展非常快速,成都的城市化进程和城市规划中有着非常有趣的进程,通过艺术形式的表现,可以以多种视角来展示城市化和技术给人和社会带来的变化。”成都·蓬皮杜:“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的策展人凯瑟琳·魏尔说。

  2016年,方所创始人毛继鸿创办了毛继鸿艺术基金会,并与法国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在巴黎签署了为期三年的以现当代艺术研究为中心的战略合作协议。毛继鸿是一位成功的中国企业家,同时也是一位对文化非常敏感的艺术家和设计师,因方所落地成都而成为“新成都人”,他与法国蓬皮杜的成功合作,成为“成都·蓬皮杜:‘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落户成都的契机。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馆长Serge Lasvignes称,毛继鸿曾向他提议:“‘全球都市’可以在成都这座充满活力的城市找到一片合适的土壤去成长”。

  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吉狄马加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如果你问我世界上有哪些城市与诗歌的关系最为密切,那么我会毫不犹豫地说,那就是法国巴黎和中国成都。成都和巴黎是东方和西方两个在气质上最为接近的城市,这两座城市在延续传统的同时,还对异质文化有着强大的包容和吸收能力,他们都有一种让诗人和艺术家能完全融入其中的特殊氛围以及状态。”这在后来的故事里,得到了印证。

  “2017年,‘全球都市’平台的艺术总监凯瑟琳·魏尔欣然接受我们的邀请,来到中国考察。我们最开始希望这个展览落地上海,因为上海是在当代艺术领域非常有影响力的城市,但是在调研的过程中,大家很快发现成都有特别迷人的地方,她一方面有特别深厚的历史,也有特别独特、坚韧、自由的个性。它既有丰富的文化考古层次,同时有非常开放的国际性,这些方面让我们和蓬皮杜的高管和策展人非常愿意做一个尝试。”毛继鸿艺术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宁琤介绍。

  “这个具有较强‘在地性’策展的展览,是成都及蓬皮杜双方在高度的对于国际文化艺术价值观共鸣的前提下促成的,也是法国国家文化机构与一个中国民间非盈利艺术机构的首次创新性实践。”宁琤说。今年4月,为了筹备此次双年展,她从巴黎来到成都,并组建了展览团队。11月2日,成都·蓬皮杜:“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在成都东郊记忆拉开帷幕。由来自全世界的艺术家们创作的很多参展艺术品都与成都紧密相关,呈现出了宁琤所说的丰富的“在地性”。

  为什么是成都

  从古至今

  充满生活美学的文化艺术之城

  “法国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给我的震撼,不仅在于它是全世界收藏20世纪现当代艺术品最多的一座美术馆,它还有免费开放的图书馆,图书馆里丰富的音乐、影像试听资料文献库、艺术史、建筑、时尚、电影等等书籍、杂志……可以随时享受这些精神大餐的巴黎市民让人非常羡慕。”旅居巴黎多年的宁琤说。如今,随着成都·蓬皮杜:“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等越来越多的高规格艺术展在成都举行,以及近年来一大批文化场馆不断兴建,各类文化活动遍地开花,成都市民也成为“令人羡慕的随时享受精神大餐的人”。

  事实上,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成都已经刮起一股“美术馆风”,如今,正在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成都,艺术场馆更是蓬勃发展——据不完全统计,成都全市包含美术馆、画廊、私人美术馆、艺术馆等在内的“艺术空间”,总量已超过200家。“成都营造了良好的艺术生态,很多年轻艺术家都留在了成都,这是一个特别安逸、特别好的环境。”艺术家何多苓说。

  何多苓、周春芽等艺术家的工作室、许燎源现代艺术设计博物馆,如今已经成为成都三圣花乡的一道风景线。在双流区万安镇高饭店村,高地艺术区已经形成规模,30多位艺术家在这里成立了工作室。在麓湖,A4美术馆是一处当代艺术中心,从2013年起启动了A4国际艺术家驻留项目,坚持每年持续推动国家与地区间的艺术家、策展人、设计师等的交流与互访。在东湖,红砖外墙的成都红美术馆成立于2015年,曾举办芭莎150周年时尚艺术大展。还有经常举办各种高规格美术展览的四川美术馆、成都画院、成都杜甫草堂诗书画院美术馆、成都武侯祠美术馆、成都当代美术馆……

  星罗棋布于成都大街小巷的美术馆,早已成为成都市民“生活美学”的一部分。近年来,四川美术馆、四川省图书馆新馆、成都博物馆新馆、四川大剧院在天府广场周围拔地而起,成都的腹心地带成为城市文化艺术的中心。为全面推进“三城三都”基础设施打造,到2020年,成都将建设东南西北中五个城市文化中心,类似于法国蓬皮杜国家文化艺术中心这样的综合性文化艺术中心,将在成都遍地开花。“想要感受一个城市,就应该去看这座城市的美术展览。”艺术家何多苓曾如是说。

  成都从古至今都是一座诞生艺术家的城市,从打造出瑰丽的金沙太阳神鸟的古蜀人,到北宋画家黄筌、高克明,现代画家朱佩君、陈子庄,当代画家周春芽、何多苓……热爱文化、热爱艺术、善于创造……成都与巴黎,有着如此众多的契合之处。无怪乎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书记、著名诗人吉狄马加曾多次表示:“我到过世界上很多国家很多城市,见过不计其数的魅力之城。巴黎和成都两座城市不仅气质接近,在延续传统、开创未来的领域,也都有着强大的包容和吸引力。”成都·蓬皮杜:“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落户成都,更如同一双艺术之手,将两座城市紧紧联系在一起。

  作品

  互联互通

  成都的全球文化影响力

  成都·蓬皮杜:“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让巴黎蓬皮杜的文化艺术通过全球近60位(组)艺术家的100余件新锐作品传播到成都,天府文化中的智慧则通过艺术家们的深刻感悟影响到巴黎,甚至全世界。一场艺术的盛会,让成都与巴黎两座文化名城加深了交流和互鉴,也大大增强了成都这座中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的全球文化影响力。

  成都·蓬皮杜:“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11月3日向公众开放以来,首个周末观展潮就吸引了2000余名观众观展。米盖尔·阿奎礼赞用回收废纸盒制作的装置艺术作品《居所:他乡计划》、印度的艺术家希尔帕·古普塔创作的互动视频《无题(影子3)》、艺术家郑波营造的竹林,都变成了展场上的“网红打卡地”。

  艺术家黄汉明在他的作品《竹子太空飞船故事(2)》中,拍摄了成都后工业时期工厂旧址,巧妙地将流行于当今成都的说唱音乐、古老的川剧变脸、竹编非遗以及科普小说融为一体。

  艺术家郑波则邀请成都观众走进一个在成都随处可见的竹林。

  亚斯明·史密斯的陶艺融合了成都本地的竹子灰烬与成都传统制陶技术。

  展览还延展到了锦城湖,“MFS IIIx3岷江漂浮系统”是建筑师昆勒·阿德耶米及其建筑设计所NLé Works在锦城湖上建造的一座浮岛,这座可以通过水系与东郊记忆甚至2000年前建成的都江堰发生关联的艺术品,能引发人们对时间与空间、对艺术与水文化的无限联想。2016年,阿德耶米曾凭借其漂浮学校设计在威尼斯双年展上斩获银狮奖,“MFS IIIx3岷江漂浮系统”是他依据成都在地文化改造后的崭新作品。

  双年展开幕时,阿德耶米表示,通过对成都水文化的了解,他被成都文化中的智慧深深折服,“这对于巴黎、对于世界其他城市都非常有价值!”

  声音

  “成都·蓬皮杜:‘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让成都真正成为中国艺术第三城,也使成都打造世界文化名城从艺术的角度呈现出了它的包容性、可能性和未来性、现代性。”

  ——方所创始人毛继鸿 

  “成都刚刚定下了一个愿景,建设世界文化名城,就迎来了这次国际艺术双年展。这次双年展给成都带来了一个崭新的观看艺术的维度、一个全新的视野,以及城市走向世界的一条新的路径和思考。”

  ——著名艺术家许燎源  

  “大家都知道蓬皮杜在世界上有很大的影响力,‘全球都市’活动能在成都举办,让成都市民可以在家门口欣赏到国际上重要的艺术展,不管是对于成都的艺术提升,还是对于外界和成都的互相了解,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

  ——画家李昌龙  

  “成都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离不开这些国际艺术大展。”

  ——四川美术家协会理事李江  

  “能在成都看到这样精彩的展览,说明成都具有很高的包容性、开放性。”

  ——外地游客程先生  

  “小朋友看完展览后说,我们应该减少浪费,少制造一些垃圾。本来只是想带孩子来感受一下艺术气氛,没想到她对当代艺术也能产生自己的理解。”

  ——成都白领蔡志红

  “成都市民正成为‘令人羡慕的

  随时享受精神大餐的人’”

  2012年2月28日至5月1日,2012毕加索成都大展在成都当代美术馆举行,展品均为法国毕加索博物馆的公共收藏品,总价值超过6亿欧元。在一个多月里,近20万观众欣赏了此次展览。

  2016年6月,成都博物馆新馆向公众开放,开馆后第一个特展就是“倥偬的乡愁·张大千”特展,2个多月观众突破50万人次。

  2017年10月28日-2018年2月28日,首届安仁双年展在成都安仁镇举行,呈现了140余位国内外参展艺术家的作品。

  2016年,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在成都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成都这些年变化比较大,向着国际化大都市发展,国际文化交流越来越多,成都人特别会享受文化,懂得把传统文化、当代文化融入自己生活丰富自己的生活。  

  成都晚报记者 汪兰 摄影 王欢


责任编辑:崔娇娇
首页 | 资讯 | 艺术 | 修身 | 健康 | 民族 | 国学 | 图片 | 视频

Copyright © 2016-2018 中华传统文化网 鲁ICP备16009085号 | 鲁公网安备 37010302000620号| 技术支持:山东伯易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电脑版 | 移动版